那个女人(1)

“Everything can be taken from a man but one thing: the last of the human freedoms — to choose one’s attitude in any given set of circumstances, to choose one’s own way. —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by Viktor Frankl)”

突然想聊聊生命中出现的女人们。我在同龄人中相对早熟,在美国中部工作时周围的朋友大多是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年纪。

好友M上周五刚经历了肝移植,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大家都为她松了一口气。M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美国中部白人女性,她的儿女和我的年龄相仿。没有高学历,对诗和远方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对除了美国以外的事情所知甚少。我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美国女人会在我生命中划下一道深深的刻痕,用她的平凡,坚强和善良。

M年轻时在不同的小公司做了几年文员,之后到一家大公司从秘书开始,做过各种杂工,然后自学SAS编程成为市场部的分析师。我毕业后到同一个部门工作,于是我们成了同事。那些大公司内部勾心斗角的桥段在我工作的那个组很幸运的完全没有上演。

M在生活上对我很照顾,记得所有人的生日,是个知心大姐的角色。她对公司的保险福利制度研究的通透,教会了我很多常识。我总是惊叹她极强的生活能力。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或许也是生活所迫。如她那样的美国白人,生活舒适但不宽裕,并没有太多的积蓄,美国医疗的昂贵,以及医疗系统背后复杂的利益关系让医疗成为每个普通美国人肩膀上的一座大山。由于保险公司总是找各种理由不支付费用,因此即使有医疗保险的人,很多也在和保险公司不断斗智斗勇。M无疑是这斗争队伍中...

full post...

黑框眼镜引发的胡言乱语(下)

没完呢,还没完呢,之前的问题还没解决。这里想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化解内心的失望。失望的感觉有深有浅,可长可短,但不管怎样,无论失望的程度,起因以及对象,其背后隐藏着的,是一股愤懑的心理负能量,向外,攻击别人,向内,攻击自己。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爱的艺术The Art of Loving)》中提出爱是一种能力,是人格的整体展现,而非电光火石的感觉。爱的能力和任何一种能力一样,需要付出时间和努力才可以获得。如果我们学会应对和消化这种失望造成的负能量,那就能够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人格,提升爱的能力,获得稳定持久的快乐。如果不能,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会外化伤害周边的人。

在想解决方法之前,先要弄清问题的根源,就是为什么会觉得失望...

full post...

黑框眼镜引发的胡言乱语(上)

一副黑框眼镜折腾出这么多废话,还分上下集。是的,狗血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本姑娘现在满身的烟火(不是胭花)气息,得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抖抖。现在成天一个段子都想不出来,对我这样靠段子+腹诽+自黑,热情洋溢,欢天喜地,热热闹闹活到现在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今天刚刚知道,我最喜欢的程序员朋友不 戴 黑 框 眼 镜 了!没有黑框眼镜我就认不出他了,之前一次见面仿佛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失落,因为我觉得程序员戴黑框眼镜很酷,或者说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很酷,又或者说非程序员戴了黑框眼镜感觉像是程序员的话那看起来也会很酷。不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还是那个程序员么?当然,人还是那个人,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呢?到这里为止是不是特别胡言乱语,完全无厘头。可是细想来,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谁没有过呢?那个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实际上可能一只就是我脑中的一个想象而已。人类的大脑很不喜欢信息缺失,所以哪怕只有某个对象的少量信息,我们也会脑补出一个完整的对方。我脑补出的程序员朋友和现实生活中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我们头脑中的人和世界与真实之间总是存在差别的...

full post...

戴猫耳朵的男人

他每天都戴着猫耳朵耳机,嬉皮士的发型,技术宅男的穿着,35左右的样子,和老母亲同住,每天牵条小狗,不急不徐的在小区附近踱步。他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猫耳朵耳机,奢华的,低调的,发光的,不发光的……通常在晚饭过后就会看到他从窗口幽灵般的飘过。每次看到他时都有一种表达欲被击中的感觉,但各种形容词在脑子里千回百转,颠沛流离一阵之后,在我看清它们的面目之前又默默的转身不见了。曾经西直门的立交桥一样四通八达,密密麻麻的想象力,被各种理想,抱负,焦虑,激情,期待,失望……堵的水泄不通。想象之火简直无法在这忙碌的空气里长久燃烧。在硅谷这种地方,这样一个带着猫耳朵,牵条狗,面无表情,与世无争的男人,好像唇红齿白的笑容间一颗虫牙一般突兀。之前每每和爸爸谈到这个人,总是有点嫌弃,觉得这样的人生该是如何了无生趣。

直到有一天下班回来,在小区门口和他正正的打了个照面,他冲我笑了笑,像12岁的小孩一般天真的笑。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男人的脸上永远看不到疲惫,貌似他对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无需刻意反应,而疲惫,产生于对需要做出反应的事物做出反应,对不想做出反应事物的必须反应。所以他的脸上看不...

full post...

漠漠江湖路几重

This is your life. You can’t get out of it. So get into it.

出村了,进城了,漠漠江湖,滚滚红尘,花花世界你好!

这段时间各种折腾,移交旧工作,入职新工作,卖房,讲课……彻底不能免俗的搬到了湾区,传说中的硅谷。一直努力的做自己,然后,然后不能免俗的活成别人眼中的样子。在经过9年的乡村生活之后重回繁华都市。村子里的茅屋已经被我卖了,所以这次不是旅行,不能在感受一下花花世界后又缩回村子里去,一时之间,真是百感交集。一晃搬到湾区已经快一个月,脑子里各种惊喜的,期待的,失望的,难过的,坚强的,软弱的,美好的,阴暗的……最后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居然是:生死。

关键词:生死

繁华都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你看到的大多数人都活得好像永远不会死一样。在城市里感受到的是生,对死亡的遗忘。

full post...